AG九游会第四范式上市:定制服务增收不增利大模型能否解困局?|氪金 · 大事件

2024-02-05 11:15:43

  AG九游会三次IPO折戟后,人工智能企业第四范式终于在第四次递表港交所后通过聆讯,并于9月28日正式挂牌。

  IPO前最后一轮融资时,第四范式的估值约为30亿美元。挂牌当日,开盘涨13.5%,报63.1港元,截至发稿,最新股价58.5港元,总市值达271.5亿港元。

  第四范式是2021年12月30日商汤挂牌后,近两年来第一家登陆港交所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。考虑到今年大模型掀起人工智能2.0革命的背景之下,第四范式又是港股市场中较少见的AI股,具有一定稀缺性的第四范式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注意。

  作为第二家登陆港交所的AI股,不少人将第四范式与商汤做比较。同属于九年前成立的上一代AI新贵,两家分别是决策类人工智能和视觉人工智能的龙头,但也同样在如今的大模型时代遇到挑战。

  二级市场上,商汤上市以来距发行价已跌近70%,上市首日市值逼近1400亿港元,如今只剩不足500亿港元。有商汤在先,第四范式的上市前景也变得复杂起来。

  5月8日,港交所曾披露,第四范式修订了公司整体协调人名单,除4月24日公布的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外,进一步委任建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、招商证券(香港)有限公司及招银国际融资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为其整体协调人。

 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指出,整体协调人在港股上市过程中发挥着路演、询价、定价以及承销协调的整体性作用,新增三家整体协调人,对公司上市而言可以增加股票的整体销售能力,并增强协调人之间的竞争性,促进发行计划的完成。

  此外,第四范式此次IPO发售股份占比全部股份的4%,募资约10亿元,新华资本、中关村科学城、澜起科技三家基石投资者认购了约7.6亿港元,占比达70%。

  柏文喜告诉36氪,因为基石投资者的投资行为通常比较长期和稳定,基石投资高占比,可增加市场的稳定性和流动性。同时,也会很大程度压缩上市前期的流通比例。

  从第四范式的融资历程来看,其在一级市场称得上畅通无阻。从2015年开始,第四范式每年均获得至少一轮融资,即使是在2019年的人工智能寒冬时期,公司也强势获得两轮融资。

  招股书显示,第四范式此前共完成11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约为70亿元,公司估值从2667万美元增长到29.52亿美元,五年内增长高达108倍。

  其中最受市场关注的,是第四范式背后的投资名单首次同时囊括了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工商银行、交通银行五大国有行。

  业务模式上,第四范式将自己定义为“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类人工智能提供商”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2年,决策类人工智能赛道中,第四范式以29亿元营收市场份额居于首位。

  如果按照人工智能具体应用场景分类,人工智能市场大体可分为四类:决策类、视觉类、语音语义类,和AI机器人类。而这四大类的市场规模占比大致为,视觉类AI 42.9%、决策类AI 23.6%、语音语义AI 17.5%、机器人16%。

  也就是说,第四范式为第二大人工智能赛道的龙头企业。赛道天花板是否会成为企业发展的限制,在大模型竞争中会有进一步的答案,也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  第四范式的业务板块,主要分为先知平台及产品、应用开发及其他服务两大板块,前者是第四范式主推的AI产品,后者是面向企业的AI解决方案的定制服务。

  招股书数据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2020年至2022年三年间,定制业务营收逐步超过了先知平台业务。先知平台营收占比从65.7%掉至48.4%,而定制业务从34.3%,升至51.6%,成为公司第一大业务。

  先知平台是第四范式于2016年发布的企业级解决方案。按照第四范式创始人兼CEO戴文渊的设想,先知平台主要目标是降低企业使用深度学习框架的门槛,将参数调优等有难度的能力封装成一个易用的、标准化的产品,提供给客户。

  但近三年第四范式的业绩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,非标的定制化业务占据上风,这一定程度反映了人工智能技术提供商和客户需求之间的矛盾。

  技术提供商侧来看,从边际成本递减的角度考量,企业无疑想通过一个拳头产品,满足各类客户多样细碎的需求,但客户的需求,更倾向于有一套针对其特定业务的定制方案。

  定制服务的弊端一一反映在了第四范式招股书中。首先,定制化服务成本更高,招股书显示,去年应用开发及其他服务毛利率为43.4%,而先知平台及产品毛利率53.4%,相差十个百分点。

  招股书显示,第四范式前五大客户,每年都会有一家更换AG九游会,稳定不变的大客户仅一家。而且公司应收帐款逐年攀升,近三年分别为2.63亿元AG九游会、7.78亿元、14.93亿元,占同期营收比分别达到28%、39%、48%。

  一位投资人向36氪表示:“由于定制业务毛利低,市场估值不给这块,而先知平台是主要抬升估值的业务,但先知平台营收又处于缓慢下滑状态。”

  第四范式所面临的定制化服务问题,是商汤等上一代AI新贵都难以回避的挑战,这也是为什么当下大模型受热捧的重要原因。

  第四范式自然没有放过大模型的机会AG九游会,但作为一家决策式AI企业,涉足生成式AI所需要付出的人力财力以及战略协调性,一度受到市场质疑。

  不过戴文渊给出了一个合理的构想:AIGS(AI-Generated Software)战略,即生成式AI重构企业软件。在其大模型产品“式说3.0”的发布会现场,戴文渊表示,AIGS将是一个10万亿量级的市场。

  戴文渊解释称,鉴于B端软件在交互体验和产品开发上的复杂性,当前大模型更有机会改造和重构的还是在B端。

  也就是说,第四范式的大模型产品延续了其一贯的B端优势,企业过去数年在技术侧和客户侧积累的优势,或将在大模型时代继续延续乃至放大。

  大模型及AIGS战略的成果还未能体现在财务数据中,如果未来AIGS能够弥补定制服务的不足,提升毛利率,第四范式的天花板将进一步打开。